• 向语文更深处漫溯

    向语文更深处漫溯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——《杨氏之子》教学反思

     

    湖南省永州市教育科学研究院  吴春来

    201510 21日应语文出版社之邀在广东河源“全国小学语文教学研讨会”上执教《杨氏之子》一课,被语文出版社小学部主任郑伟钟先生誉为“本次研讨会上的一颗明星”,荣幸之极。作为一直从事高中语文教学与研究的教研员,在全国的小学语文研讨会上执教一堂小学语文课,确是一次考验与挑战。

    有人问:“你是高中教师为何敢上学语文课?高中与小学相差甚远。”其实,备课时我努力寻求着高中与小学语文教学的交点,这个点便是语文学科的课程性质,因为不管是高中语文还是小学语文,首先它是语文。语文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、实践性课程,语文教学一定要抓住“语文意识”这条缰绳(王尚文语),诚如王旭明先生所说:“学校语文教育应该以语言文字的基本元素为基础,以字、词、句、段、层、语、修、逻、文为主要训练手段,以追求语文人文性与工具性统一为全过程,以促进学生和谐语文生活为终极目标的教育观念。”

    故而本节课我教学生积累
    “惠”“诣”“曰”等文言词汇,初步了解省略句;从“应声”“未闻”等词语的品读上教学生遣词造句;从“通过写事的方式来写人”角度教学生写作的门道;同时,朗读贯穿教学始终。

    正因如此,我的课得到了在座老师的肯定,他们纷纷微信上墙,“吴老师的课本色朴实,深入浅出,循循善诱”“老师注重方法引领,课堂书声琅琅”……连被称为“毒舌”的王旭明先生也在微博上称赞“来自湖南永州的教研员吴春来老师以真语文理念教语文,抓住字词句和反复诵读,尤其是对这篇课文内涵的把握,同时还适当拓展,整堂课也显示出教师一定的综合素养。当下语文老师主要问题是语和文不够,年轻老师尤甚,故春来尤显可贵”。

    然而本节课也暴露出诸多问题。

    我的课一向大气有余而精细不足,《杨氏之子》一课也不例外。当贾志敏老师说他执教《我的发现》前教学设计修改不下百次时,我才幡然醒悟:没有精心的设计,何来精致的课堂?作为全国著名语文特级教师,一节课的设计居然数易其稿,而我仅修改一遍而已。如果问我们与大师的差距到底在哪里,大抵在此吧。课堂虽然主张生成,但没有周密的预设,何来精彩的生成?把每节课都当成一件艺术作品,虔诚而上,方可攀登语文教学的艺术高峰。

    作为教研员评课时常常跟老师们讲,课堂上一定要为学生留足思考的时间,但亲上讲台,却为了教学进度而忽略了学生的思考,导致课堂学生自主学习、讨论交流的机会减少。

    教学的延伸颇有争议,有老师说有显牵强,实则不是,因为“杨氏之子”对“孔君平”的回答从语言的角度上讲就是利用了汉语的一词多义这一现象,课堂上介入外交部前新闻发言人秦刚“悬崖勒马,马上认错、马上就改”之精彩发言,是对一词多义的最佳诠释。但,课后细细琢磨,这样的拓展事实上拔高了教学,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一群小学生。一言以蔽之:学情研究不够。

    课堂也是语言的艺术。由于在台上上课,话筒离嘴太近,加上激情过度,影响了前排老师的听觉效果,实为惭愧。教师语言仍需修炼。

    当晚向王旭明先生请教时,他建议一定要放低老师的身段,课堂上让学生多提问,教学才更贴近学生,真可谓一语中的,切中肯綮。

    教学本是遗憾的艺术,教学之后才知前方的路还很漫长,且教且思且行吧!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时间:2015-11-03  热度:401℃  分类:教学研究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