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致远方

    致远方

     

    人至中年,猛然发现一直跟时间在赛跑,却望着时间的背影独自叹息。

    自从祖母、父亲相继离开后,人生便充满了各种悲观。朋友劝我紧锁的双眉装着太多的人间疾苦,要舍得放下。所谓的人间疾苦,大抵是一种责任:曾想有了工作,一定好好奉养祖母,让她享受清福。然而,一旦投入工作,却忘记了自己的责任,教书育人自然也是一种历史的担当,但现在细细想来,其实对我等草根而言,没有比让亲人开心一笑更重要的东西。我们在奔跑的途中,通常会忘掉出发的理由;当我们达到目的地,蓦然回首才发现,这不是曾想抵达的地方。

    熟知的朋友多次打趣我,说我患有选择综合症;甚至还十分厌恶这种犹豫不决的性格。其实,我是一个果敢之人,甚或有侠客的豪情。我犹豫或者忧郁,主要是因为害怕失去。可以这样讲,我还没有为了事业而抛却家园的勇气,故而常常因故乡而黯然神伤。所以,不管受多大的委屈,我都会咬紧牙关死死地扛着,纵使十分反感如今的环境。不否定,我也有过美丽的理想,何尝不愿在布满荆棘的路上奋勇向前;但现实的残酷,着实让人望而生畏,不得不停下前进的脚步。

    汪国真的诗句“是男儿总要走向远方,走向远方是为了让生命更辉煌”读来固然让人热血为之振奋,但已错过了走向远方的时代。如今的我,似乎开始了颓废,恐怕远方于我是一种奢望;如果远方真会有一种声音在召唤,那时是否依然以朝气蓬勃的面孔醒来在每一个早上。

    时间:2016-01-04  热度:532℃  分类:生活随笔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

    有 4 个评论

    1. 回复
      liushiyou

      依然以朝气蓬勃的面孔醒来在每一个早上。

    2. 回复
      余?

      新年里,问候吴兄!

    3. 回复
      吴春来

      余老师好。久违了。

    4. 回复
      郭天明

      如果
      跋涉的风景
      不再如起步般
      绚丽


      是否意识到
      跋涉的途中
      你的目光
      已投射到
      更远的
      风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