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6全国高考卷1下水作文两篇

    其一:别忘了自己还是幸福的 

     

    文/吴春来


    看完这幅漫画,也许大家想到的是教育的功利,奖罚的不公,或许还有许许多多与之相关的话想表达。而我想说的是关于幸福的理解。


    毕淑敏在《提醒幸福》中讲,当我们一无所有的时候,我们也能够说,我很幸福,因为我们还有健康的身体。其实,这幅漫画也在提醒画中的孩子与我们:别忘了自己还是幸福的。


    这种幸福来自不争。五十五分到六十一分,被惩罚到被赞赏,对此不必自得,因为你离优秀还有一定距离,但你也是幸福的,毕竟在进步。平生最喜欢杨绛先生翻译英国诗人兰德的那句诗:我和谁都不争,和谁争我都不屑;我爱大自然,其次就是艺术; 我双手烤着, 生命之火取暖; 火萎了, 我也准备走了。一种淡然,一种执著,一种惬意,多么幸福的生活。不管他人比自己优秀多少,要相信野百合也有自己的春天。林清玄说,心里常有花季的人,什么时候都是好看的;即使花都谢了,也有可观之处。能认识到这一点,才能实事求是,亦能见贤思齐,才可不断超越,方能感受更多的幸福。


    这种幸福来自不辩。一百分到九十八分,被赞赏到被惩罚,对此不必在意,因为你本身就是优秀的。想起年轻时,由于意气用事,锋芒毕露,凡见不平或不对之事总会一吐为快,一次偶然的机会观看一位打扮时尚、追求青春的名师的课后,对之有些异议,便撰文发至中华语文网上,没料到对方竟大动肝火,自己差点被其粉丝团的唾沫给淹死。当我再想写文辩解时,有朋友送来一首诵帚禅师的咏菊诗:篱菊数茎随上下,无心整理任他黄;后先不与时花竞,自吐霜中一段香。读罢,心中便有一种谦和、自由之感,何必执拗、何必解释,人生于世,做好自己就好。前不久语文界讨论的《背影》课,闹得沸沸扬扬,其实,教无定法,争也好,辩也罢,学生喜欢就好。曾经有朋友跟我倾诉,说自己梦想就是要成为全国一流的名师,我笑笑回答道,其实不必,你看名师有名师的痛苦,一堂课没上好,要遭来多少骂名;而草根有草根的快乐,你偶尔上好一堂课,大家对你钦佩有加,会幸福得睡不着觉。去年我被破格评特级,由于把录课视频挂在网上,受小人诬告,结果资格被取消,有人建议我一定要跟领导申请辩解,当时自己郁郁不乐、义愤填膺,但后来一想,评上也好,没评上也罢,我还是我。


    其实,人不可能生活在真空之中,各种流言与蜚语,各种不平与不公,随时便可降临于身。古人所云宠辱不惊,是十分有道理的,苏东坡“一蓑烟雨任平生,也无风雨也无晴”,是多么的从容与淡定。行走山林,或者泛舟湖海,你争还是辨,悲或者喜都在那里, 而这一切取决于你禅定的心。不过,别忘了自己还是幸福的。


    2016年6月9日草于永州

    其二:进耶?退耶? 

    文/吴春来


    有这样一则漫画:两个孩子同时领回了考试成绩,一个得了满分被亲吻,另一个因没有及格而遭掌脸;可在第二次考试,原本的满分学生退步2分遭掌脸,不及格同学获得61分被亲吻。


    这让我想起一件往事。在一线教学时,某重点班班主任整天唉声叹气、眉头紧蹙,特别是每次月考成绩发布后,更是若坐针毡、焦躁不安;而我等差班班主任,背靠着座椅数数全年级进步的学生,显得怡然自得,优哉游哉。高考成绩公布后,他所带之班占绝对优势,比我们强出好几倍,大家便嘲讽道:毕竟“瘦死的骆驼比马大”!


    毋庸置疑,三年的高中班主任工作,他是郁闷的、紧张的、痛苦的,而我们却是轻松的、惬意的、快乐的。结果呢?学校鲜有敢挑大梁者,而追求安逸、自以为是者,不占少数。不知我们该被掌嘴还是被亲吻呢?


    前几天碰见一老师,问他是否想进城,他摇摇头说,在农村教学多幸福啊,可以享受农村无边风月,上完课后开车进城,真正受用 “出则宁静,入则繁华”的诗意生活,或许有朝一日“最美乡村教师”会与有我缘呢?而一位有志于教育的校长,潜心农村教育,可谓殚精竭虑、呕心沥血,终于名声鹊起,但盛名之下,屡遭质疑,甚或被诋毁、被攻讦,只能远离他乡寻求新的出路,何其悲也。


    试想得满分者,谁能保证下次考试不丢分?不及格者,再怎么进步,燕雀焉知鸿鹄之志?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。如果不考虑基础与位置,仅从分数或偶尔的失误、一时的失败来评价一人之进与退,貌似荒唐,现实中却时有发生。


    故而,大家不敢在风口浪尖作舵手,只躲在小楼观风景;所谓高处不胜寒,于是有志之士,被逼无奈,只好起舞弄清影,吟风诵月,美其名曰“独善其身”。然而,滚滚历史长河中,不乏把栏杆拍遍、金戈铁马的勇者,正因如此,不管你“赐予”掌痕多深、多长,成大事者以及那些中流砥柱们,绝非唯唯诺诺、苟且偷生之辈,比干被挖心,死得其所;魏忠贤再怎么努力一步一步爬上权力的顶峰,终归以臭闻名。在热吻的滋润下,“进步者”洋洋自得,迈着蜗牛的步伐,俨然胜利的招牌动作;掌痕,却成了失败的印章,不管你立于何种舞台、处于怎样的位置、拥有怎样的才学。所幸者,历史充分证明,热吻早已被风化,掌痕却刻在了历史的丰碑上。


    我坚信:如果是参天大树,纵然折断了枝条,或许轰然倒下,也会气壮山河、摄人心魄,比那些葳蕤茂盛的花草伟岸、高大得多;当然,这个世界如果没有了那些低矮的花花草草,参天大树也将孤独求败。


    最后,我想说:不管是单位进步,还是社会发展,亟需秀林之木撑起一片灿烂之星空;若仅以暂时之进退,评价一流之人才,势必导致黄钟毁弃、瓦釜雷鸣,明天便是端午节,问问长眠于汨罗江的屈平先生答应不答应。


    呜呼!进耶?退耶?

    2016年6月8日草于永州

    时间:2016-06-13  热度:291℃  分类:教学研究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