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梅溪不了情

    梅溪不了情

        
     吴春来


    梅溪情

    | 吴春来

    第一次见到梅溪,那是三年前的事了。

    那日,天灰蒙蒙的,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,显得异常沉闷,而我怀着期许,携着梦想心急火燎地赶往湘府中学应聘语文教师。由于来得早,便趁空想在校园里走一走。我沿着一段弯弯曲曲的小径来到了梅溪边,只见小溪,像一条细长的绵帛,轻盈而娇媚;溪水不深,但泛着层层涟漪;周遭长着一些树,有的直挺着,有的斜生着。还未及细看这条具有湘府中学象征的美丽小溪,突然办公室福生主任电话告知校长正在等我,我便急匆匆地跑至校长办公室,见到了给梅溪取名的主人——彭校长。

    他穿着一条花色的休闲短裤,皮肤古铜色,头发有点卷曲似乎又不太明显。望着彭校长,我傻傻地站在那里。他示意我坐下,我还是望着这位看起来比较另类的校长。当我很不自然地坐下后,他便操着略带长沙口音的普通话跟我说:“我看了你的博客,蛮优秀的!怎么想着要来湘府中学呢?”于是我一五一十地跟他介绍了在永州的情况,自然说到了自己的教育理想,当我提及教育应当是画一个以学生为圆心,以学生的自主发展为半径的圆时,他身子蓦地往上一挺激动地说:“你的想法与我太相像了,神交已久,神交已久啊!”此时,我望着他在笑,他的笑不像一般人那种哈哈大笑,而是似笑非笑,好像要掩饰,但又掩饰不住的那种感觉。随着笑声,我看见他书橱里安放着一本半旧的白落梅散文集《你若安好便是晴天》,这是我十分喜爱的书,空灵的文字、唯美的意境,让人爱不释手。大抵是因为他说的“神交已久”和这本散文集让我十分渴望与他细谈。我是一个不善与陌生人说话的人,但与他聊着聊着便兴奋起来,毫无顾忌地说了许多想法;他也高兴地谈着他的教育理想,透露出对人才的极度赏识之情。那个下午,时间过得飞快。临走前,他赠我一本《梅溪》杂志,要我回去好好看看,并再三强调,湘府一定有我施展才华的舞台。

    离开办公室时,他猛地大声叫住我,深情地说:“老师,要记得我们的约定,明年一定来湘府!”我再次望了望他,一种莫名的感动涌上心头。突然发现他那古铜色的皮肤,充满了智慧和情感;那条花色的休闲短裤显得那么大方得体,好像在诗意着一个闷热的秋季。

    回永州后,我迫不及待地打开《梅溪》,方知彭校爱写诗,擅书法;他策划的“金秋诗会”、“校园文化艺术节”开展得有声有色;他倡导“国学立品,厚德笃行”治校,办学质量大幅提升。尤其让人感动的是彭校深情的文字,文中写道:梅溪,我们的孩子!你潺潺的流水,有如逝水流年,流走的是成长的岁月,留下的是成长的痕迹。读着他的文字,多想再去看看,看看那一湾小溪。

    第二次去梅溪,是因来“湘府讲坛”讲座。讲座前,彭校激动地向全体老师介绍了我,并十分动情地说:“那一夜,读春来的《孤舟话语》一直读到凌晨四点,我被他的教育情怀深深感动,此时我想借汪国真的诗句来形容我的心情——我原想收获一缕春风,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。”话音刚落,台下便掌声雷动,我看见彭校表情严肃,昂着头,身着一件白色衬衫,非常儒雅。讲座后,我独自来到梅溪旁,静坐于溪畔的一块岩石上。溪水潺潺流淌,不急不缓,仿佛一位智者在讲述着曾经的故事抑或在描述着幸福的未来;我端详着溪水,它清澈晶莹,倒映着一路梅树。微风过处,斜疏的影子在波光里摇曳,我的心随之摇荡起来。在学生的琅琅读书声中,我仿佛回到了高中时代,在书香四溢的校园里,手持书卷,正与梅溪亲切会话。那一次,盼望加入湘府的心更迫切了。

    去年暑假,在多方努力下,湘府中学决定将我调入;但各种缘由,我爽约了。因此,深感愧疚。

    如今当一人独处时,常会想起彭校写我的那段文字:

    你的才情,你的诗意,会给孩子们带来多少美呀!你才是孩子们的幸运,是教育的幸运!我问春来,你在哪儿?他告诉我说,我还在路上……

    彭校的话已成为一种动力,一种使命,催我前行,前行在文山书海,前行在一位师者追梦的路上。

    梅溪啊,我多愿化作一树嫣红的梅花,在每个寂寞的冬日,陪衬在你的身旁;或者长成一朵浅浅的幽兰,听你诉说一段美丽的梦想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时间:2015-06-30  热度:811℃  分类:生活随笔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