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真语文,在批判中前行

    真语文,在批判中前行

    湖南省永州市教育科学研究院   吴春来  425100

     真语文活动倡导的教真语文、真教语文”,于我心有戚戚焉。日前,在湖南张家界参加全国真语文活动听了几堂课,然而所听之课并非理想中的真语文课,颇感遗憾。但不得不为真语文活动的真实课堂展示叫好,因为它不造作、不虚假、不浮夸,甚至不惜以不太成熟的课来反衬真语文好课。

    (与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先生)

      《杨氏之子》选自《世说新语》,全文共55字:孔君平以杨梅戏谑杨氏之子,杨氏之子一句未闻孔雀是夫子家禽反唇相讥、以牙还牙,机智灵敏之形象跃于纸上矣。执教者是一位年轻的语文老师,从教学基本功上看,算是教师队伍中的佼佼者。该老师试图从字词出发帮助学生理解课文,由于文本未读懂,其中的语言堂奥自然无法体味,学生甚觉无趣。整节课给人的感觉是课堂散乱、无序,问题问得太多;一节课仿佛带领学生在打游击战,东边放一枪,西边放一炮,热闹了课堂却迷糊了学生。好的教学应该要设计一个主问题,主问题往往能起到提纲挈领、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,“善教者必善问”,此言得之。此外还涉及到小学文言文该如何教的问题。从教学实践上看,现在的学生文言功底基础十分薄弱,原因在于积累不够,著名语言学家王力先生曾说学好古汉语最重要的是积累词汇,而现在的文言文课堂积累甚少,基本的文言实词、虚词、文言句式都没掌握就大谈特谈人文,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。文言文教学效率之低,由此可见一斑。清朝桐城派大师姚鼐说大抵学古文者,必要放声疾读,只久之自悟;若但能默看,即终身作外行也,黎锦熙先生曾提倡国语的诵读教学,然而,此节课朗读不够,步入分析的教学歧途。尤其要强调的是,一篇55字的文章,应当堂背诵下来,老师似无此意识。特别令人反感的是老师刻意让学生鼓掌多达十二次,课堂的掌声应该是学生发自内心的赞许,而非发虚的喧响。

    (与全国真语文之星焦丽辉老师)

        《用心灵去倾听》是大家比较认可的一堂课。不过有老师说,如果此课是心目中的好课,那么好课的要求确实不高。诚然,此课确有可取之处,譬如让学生安静阅读,无疑是此课的最大亮点;以各种电话号码的用途导入新课,匠心独运,令人称赞。我想说的是,老师立足于语言文字展开教学,吻合了真语文倡导的教学理念,但语言文字是有生命的,而不是干瘪的外壳、机械的拼凑;在强调语用时,千万不可忽略了文体的味,否则一篇感人肺腑的散文审美意义焉在?语文教学,老师当引领学生徜徉在言语的芦花深处,去感悟有血有肉的形象、去倾听作者的心灵,不是拆分文段、解剖文本,课堂与文本宜和谐统一。有一点必须引起重视,即老师范读要慎重。主张老师范读,但不意味着乱读。范读是为学生做示范用,因为学生不会读或者学生不敢读,老师才读之。若老师先入为主,这样势必导致学生没有深入文本就刻意模仿老师的朗读,割裂学生与作者的心灵对话;另外,老师的范读要有示范作用,如若老师自己的朗读都不如学生,你的范读是为了衬托学生的优秀,还是要误导学生呢?特别是小学生,他们正处于语言积累最佳时期,你不标准的普通话影响多坏啊。

        《沁园春·雪》一课令听课老师啼笑皆非。从教学环节上讲,本节课相当简约,可圈可点;问题设计也颇费心机:假如让你来当导演,当摄影师,拍一个《沁园春·雪》的艺术短片,做到以画面解释这首词的意境,背景图像与朗诵内容同步,画面的意境与这首词的意境和谐统一,你觉得应该如何拍呢?不难看出执教老师以此问带领学生进入文本,理解诗歌内容。当学生不懂摄影常识时,老师随机介绍了相关的知识,如拍摄的取景:全景、远景、中景、近景、特写,如拍摄的角度:俯拍、仰拍、平拍。遗憾的是,执教老师以陌生的术语介入教学,让陌生的文本更陌生。结果,学生木讷地接受老师的知识传授;台下老师一片喧闹,纷纷发微信上墙“到底怎么拍?”“拍,拍,拍,打开我的任督二脉!”“你说怎么拍,那就怎么拍”“老师,别拍了,你是要上摄影课吗?”……王旭明先生点评时,直截了当地说“这是一堂假语文课!”在敬佩旭明直言不讳的同时,我暗想:老师绝不想上一堂假语文课的,究其原因无非是学情变了,而老师按部就班;设计在先,但教学滞后。不过,执教老师谦和的为人态度值得敬仰,他对语文教学的追求令人感佩。

    (与《语言文字报》编辑过超老师)

        《价值启蒙》是一堂相当精彩的课,执教者为著名语文特级教师张赛琴,这是一位值得尊崇的孜孜以求的语文老前辈。张老师以培养学生观察力、启发学生思考力为目的,从“看钱—听钱—问钱”三个层次展开作文教学,既有趣味又有条理,而且很细致。诚如一老师所讲,在写作之前,同学们都能对某一事某一景说得头头是道,但一转化为文字就立刻卡了壳,这不是观察生活能力差的问题,而是缺乏写作训练,作文课应该踏踏实实做这样的训练!

       事实上学生不会写作,除了不会观察外,那就是不会思考。如何有条理、有层次、有逻辑地写作,是作文教学亟需解决的难题,张老师做了一个很好的教学指导。教学实践证明,一旦开启了学生思维的大门,学生是有话可说的。学习名师的课,还是按照鲁迅先生讲的“拿来”比较好,要学会去粗取精、去伪存真。老师们都知道写作要唤起学生写作的欲望,开课前老师用一张崭新的一百元人民币引起学生的兴趣,学生的兴趣确实来了,但是否妥当?因为写作的素材不限于人民币。或许有老师说,这样的设计是为了后面价值的升华做铺垫,难道对学生的思想教育方式仅囿于此吗?并且老师用钱来鼓励学生思考,有忽悠的嫌疑,课后王旭明先生的采访就证明了这一点。王社长问学生喜欢不喜欢张老师,有一男生表情冷漠并未举手,因为他多次举手回答问题结果还是没有得到这张人民币。第二,学生写作环节着实精彩,如果学生本来就很优秀,如何证明是老师教出来的优秀呢?故而作文教学应该有一个检测的过程,才知学生是在老师的教中学会的。

        最后,套用鲁迅先生的一句话:世上本没有真语文,但假语文多了,就有了真语文。真语文当以求真的方式教语文本体的内容,故评课时而多了些批判,少了些赞美。

     

    时间:2015-08-17  热度:689℃  分类:教学研究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

    有 5 个评论

    1. 回复
      曾春

      我想象中的真语文:“应该追求语文教学的核心价值——学习语言文字的运用。”我想:我们的一切课堂活动方式都不应该脱离语文教学的核心价值追求。

    2. 回复
      罗章华

      “著名语言学家王力先生曾说学好古汉语最重要的是积累词汇,而现在的文言文课堂积累甚少,基本的文言实词、虚词、文言句式都没掌握就大谈特谈人文,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”。吴老师说到语文教师的心坎上去了。我在想,现代文教学恐怕字词学习也相当重要。

    3. 回复
      慕之

      当大多数老师在要求学生谈感受说启发的时候,谁来关注最基础的字词运用,语句表达。语文,不要太务虚,实实在在地教,教实实在在的东西,让学生觉得语文上可入虚,下可结实。

    4. 回复
      大凯

      吴老师好

    5. 回复

      2013年春节过后,我把两个儿子从我们南阳“名校”十七小转出来,如今他们在信阳光洲书院健康快乐地成长。今年元宵节我从台湾环岛游回来之后,立即辞职,以最快的速度走出体制教育,带着全家,现在正走在张清一先生开创领导的新教育道路上。因此,与万恶的旧教育、假教育说再见。我已经在新浪开博半年,点击量已经达到四万多人次。有想继续结缘的朋友,或想了解新教育的朋友,请到那里,我们再会。教育张清一的博客地址为http://blog.sina.com.cn/zhangjianbai 我的新浪博客名为 ——光洲书院飞黄万里,http://blog.sina.com.cn/u/1775941307
      我的QQ号380488937
      特此声明,希望真心关心孩子学习的家长,真心关心学生教育的教师,真心关心自身成长的朋友,都能与我一路同行!
      再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