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作文所教的一切不过是常识

     


    作文所教的一切不过是常识


    □湖南省永州市第一中学  吴春来   425100


     


    王栋生老师《王栋生作文教学笔记》一书共分三辑:边教边改;听说读写,关键在“想”;难忘的作文课。该书凡57篇,共计24万字,它以简约、平实的风格,深刻、细致地讲述了王老师的作文教学主张和实践,是一部令人深思、别开生面的作文教学笔记。


    王老师在《致青年教师》一书中说:“教育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常识。”读《王栋生作文教学笔记》一书后,我想说:作文所教的一切不过是常识。


    思考的常识。近日,浙江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建新在谈及2012年高考作文阅卷的代表性问题时,特别指出“套话”问题最严重:考生常事先准备些材料,以屈原、苏轼和陶渊明的生平事迹写得最多,被称为“套话三巨头”。教育的主要目的是教会学生思考,作文的过程必然是思维的过程。但由于教育的功利性,许多老师忽略了学生“思考”的环节,学生压根儿就不会“想”,程式化、模板化,没有生活体验、没有思想、没有情感,说空话、套话自然就成了学生作文的通病。王老师曾在一节作文课后写下这样的反思:


    听完专家教授们的高谈阔论,我又回到了自己的教室,和学生在一起。其实,这里发生的一切,远比“写作理论”丰富生动,因为这是一群人真实的“听说读写”,每一个人都是一本书,每个学生都可能成为诗人。机械化的“听说读写”培育不出有创造力的学生,因为他们把“想”忽略了。没有了“想”,是无法感受“听说读写”的快乐的。


    “没有了‘想’,是无法感受‘听说读写’的快乐的”,作文一定要教给学生这样的常识。当然,要想让学生成为思考的人,教师就不能不会思考。


    热爱的常识。王老师指出,写作的至高境界是热爱,一个人能爱写作,视写作为一种基本生活方式,写作对他而言是生活必需的内容,一天不写点东西就恍恍然不知所止,这样的写作已不追求所谓“成功”,而成为生活的乐趣,是真正为人生的写作。让学生热爱写作,首先老师应是热爱写作的人。记起高中语文老师杨荧郁先生,他就是一位热爱写作的才子,常常在作文课上展示他的下水作文,极大地调动了我们的写作热情。此外,学校里形成的好的写作作风,对学生也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。


    敢写的常识。斯宾塞说,在根本上,写作是孩子自己的事,也只有把写作变成他自己的事,才能真正培养他们的语言表达能力和写作的能力。作文教学需要把写作的权利交给学生,培养他们敢写的意识,只有敢写,才可以在不断的写作中走向熟写。所以,王老师主张要营造宽容和宽松的环境,让学生自由写作。其实,写作并非难事,只需要“眼前有什么,心中有什么把它写下来,没有走样;拿给人家看,能使人家明白你眼前的、心中的是什么,这就行了”(叶圣陶语)。总之,一句话:敢写,就好办了。


    读书的常识。有人曾向欧阳修讨教作文之法,欧阳修说:“无他术,唯勤读书而多为之,自工。”因为多读书,会读书,效率也高,能够形成阅读经验,也就很容易体现在写作上。读书的常识,语文老师都懂,尽管《语文课程标准》要求:小学课外阅读总量不少于140万,初中课外阅读总量不少于260万,高中在必修课程阶段课外阅读总量不少于150万。可在应试教学的大背景下,他们不愿、也不敢让学生去尝试。这大概是作文教学低效的重要原因。另外,王老师还倡导:教师劝导学生读书,不能只是告诫训诲,要懂得言传身教,让学生从教师身上看到阅读的经验。


    发现的常识。一日,王老师在课堂上提问:“在这所学校,有没有你没去过的角落。”所有的学生都说,学校虽然不算大,但好多地方都没去过。我们所教的学生亦大抵如此:三点一线的生活方式,游离在观察之外,自然无所发现。鉴于此,王老师提出作文教学要引导学生开拓写作的领域,让他们有发现的意识,特别是要让学生在熟悉的地方有发现,因为聪明的人之所以聪明,无非是在熟悉的地方有所发现或发明。


    修改的常识。文章写完了,看几遍,修改修改,做到“上口”“入耳”(叶圣陶语),是一个好习惯。文章为何要修改?就如“从树上掉下一根枯枝,恰好是合用的拐枝,不过就常情说,拾枯枝作拐杖,总难得恰好合用,所以还要修理修理”(张中行语)。关于文章修改,王老师做了很好的尝试。他提出:老师可以手把手教学生修改;对不同的学生提不同的要求;在修改的过程中还可以把要求说得明确些;引导学生积累修改的经验,循序渐进等。


    一下子说得太多了,大家还是去翻阅翻阅《王栋生作文教学笔记》吧,那里边一定有你想知道的常识。


     


     

    时间:2013-03-19  热度:124℃  分类:教学研究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

    有 9 个评论

    1. 回复
      fenglong88

      在过去,古人写文章只能凭借经验去指导他人,而现代的科学发展,尤其是对文字运用方面的研究诸如语言学、语用学、符号学有了很大的发展,在哲学方面的分析哲学、教育哲学、心灵哲学的思考,还有政治学、心理学和批判性思维等方面的内容日趋复杂。如果还用古人的教学经验绝对是不合适的。但这种“教育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常识。”有简化教育行为的嫌疑,而从中的联想而出的“作文所教的一切不过是常识”的想法,更不可取,因为“常识”往往更不简单,简单说,如果作文和教育只是教给学生常识,那么是不是根本它们根本就没有必要存在了?因为常识似乎是不用教的。再有“常识”也有错误的内容,是不是作文和教育也一样要教这些内容?[quote][b]以下为吴春来的回复:[/b]
      思考的常识,热爱的常识,敢写的常识,读书的常识,发现的常识,修改的常识,此类常识,如果是错误的话,还有什么常识是正确的呢?
      另:岳兄为文,难道经过严格训练的吗?再看莫言,小学三年级时读了《林海雪原》、《青春之歌》、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等作品,受到文学启蒙。12岁时读小学五年级,因“文革”爆发辍学回家,以放牛割草为业,闲暇时读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,无书可读时甚至读《新华字典》。
      不都是一些常识使然。
      当然作文教学,训练是不可少的,但我以为坚守常识比所谓的技巧训练更好。
      岳兄,以为然否?
      [/quote][quote][b]以下为吴春来的回复:[/b]
      另:现在的老师恰恰没有告诉学生这些常识,也没落实这些常识。[/quote]

    2. 回复
      fenglong88

      不要认为莫言小时候的事情作为理由,毕竟他后来还是接受过高级的教育训练,而他所知的这一切并非是常识所能获得的。而且他是特例,有偶然性。

      “思考,热爱,敢写,读书,发现,修改”这些内容是简单的常识吗?这些看上去简单的内容,其实背后有着很深的相关知识或经验,绝不是简单要求学生这样的做学生能够学会了的。
      例如思考,如何思考?思考什么?用什么角度思考?……相关的问题是只是知道常识就能做到的吗?
      如果真实告知这些“常识”教会这些常识,吴兄会认为这些“不过是常识”吗?

      如何“落实”这些常识呢?会不会一句“只不过是落实”就能解决的呢?
      [quote][b]以下为吴春来的回复:[/b]
      对,有了这些常识就应该去落实。如何思考?如何修改?等等,这些就应该上升到理论高度,然后结合实践。比方说,要训练学生的联想,我曾就做个五步联想的实验,学生能够发散思维,再比方说,要教给学生简单的逻辑,这些都需要训练。但首要基于对常识的认可。岳兄,以为如何?[/quote][quote][b]以下为吴春来的回复:[/b]
      再比方说,今日我上作文课,让学生写《温暖》,我就面批,告诉他们文章的优劣之所在,然后教他们修改。都是常识的落实。[/quote][quote][b]以下为吴春来的回复:[/b]
      重要的是老师首先要懂写作,如果不懂,这些常识也无法认同。所以,我们一定要提高自己的文学修养,我正在修炼中。[/quote]

    3. 回复
      fenglong88

      关键的是“不过”二字过于武断,而“常识”这种说法本身具有轻视问题的倾向(更别说“一切”二字了)。知道“常识”是一回事,认知常识背后的内容,绝不是“不过”或“常识”所能简化的内容。而且“常识”本身看似简单,但其中包含太多的不确定性。把复杂的教育教学行为贴上“常识”二字似乎可以解释一切,殊不知这二字作为描述也好,作为理由也好,作为证据也好都是不妥当的。
      按照吴兄的说法,老师要懂写作,以兄的教学实际来说,兄落实了面批和指瑕,那么教师就完成教学任务了?这就是作文教学的全部了?一个人出了几本专著或作品,就能使自己的学生懂得如何作文了?
      [quote][b]以下为吴春来的回复:[/b]
      如果面批和指暇就是作文教学的全部,作文还真简单了。兄,应还记得曾经的文章《小周记 大文章》吧,还是我作文教学的一部分,也不是全部。
      兄应该早已阅读《王栋生作文教学笔记》了吧。[/quote][quote][b]以下为吴春来的回复:[/b]
      一点读书心得而已,至于对与不对,自然可以商榷。[/quote][quote][b]以下为吴春来的回复:[/b]
      当然从辩证法和逻辑上来说“教育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常识。”“作文所教的一切不过是常识。”绝对化了。但常识确实很重要,我才有此感慨。[/quote]

    4. 回复
      不过如此

      于永正老师在《教语文,就三件事》中指出“教语文,没那么复杂,就三件事:读书,写字,作文。”语文是真的就三件事吗?不,绝不是!但是这三件事做好了,语文不好也难。这三件事做不好,语文要学好也难。
      吴老师《作文所教的一切不过是常识》一文和于永正老师想传递的思想是一样的。

      [quote][b]以下为吴春来的回复:[/b]
      我很推崇于永正老师,也很推崇吴非老师。[/quote]

    5. 回复
      fenglong88

      如果我们要想教会学生理性地思考复杂的问题,自己就不应该出现简单概括的弊病,贴标签是很容易的,但搞研究却是困难的,正确示范就更难了。如果语文教师抱持着把一切简化的思想,看轻本学科的知识传授,要想教会学生学习语文肯定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。即如正确思考和合理阅读中作为一种“常识”的内容,岂是容易做到的,岂是“不过”两个字所能涵盖其意蕴的?如果我们一边要求学生了解“常识”我们一边做着犯了“常识性”错误的示范,我们还能用“我所教的不过是常识”来界说?

      我还没有机会看到《王栋生作文教学笔记》,但接触过他的一些关于作文方面的经验介绍。[quote][b]以下为吴春来的回复:[/b]
      不妨去看看。值得一看。[/quote]

    6. 回复
      不过如此

      《王栋生作文教学笔记》是我在当当犹豫了很久的书,一本很随性的书我可以毫不犹豫地下单,但是这种书非得真的好,才有买的价值![quote][b]以下为吴春来的回复:[/b]
      买吧,不要犹豫。值得一读。[/quote]

    7. 回复
      外行

      “作文所教的一切不过是常识”,是王的感悟,但就像他的其他感悟一样,也像我们有些大家的感悟一样,是片面的东西,是没有经过“康德式思维”梳理过的东西,是不科学的判断。有语文教师不理解,是他“不会想”造成的。[quote][b]以下为吴春来的回复:[/b]
      毕竟康德只有一个,黑格尔也只有一个,我这样喜欢感悟的人太多太多。[/quote]

    8. 回复
      游客

      是呀,在实际工作中,我真正到感受到敢写与不敢写的区别。[quote][b]以下为吴春来的回复:[/b]
      敢写常写总比不写要好,呵呵。祝福朋友。[/quote]

    9. 回复
      翟晨

      评职不能等待别人来安排,要自己去争取和奋斗;而不论其结果是喜是悲,但可以慰藉的是,你总不枉在职称上奋斗一回。有了这样的认识,你就会珍重生活,而不会玩世不恭;同时,也会给人自身注入一种强大的内在力量。《新课程》给您一种意想不到的感觉,但结果会是您希望的结果。评职称就选《新课程》翟编辑 电话:18713274372 QQ:1492370428